劳动者报网 改版上线 同时启用新域名www.ldzbs.cn 当前日期
报社介绍
站内搜索
 
为逝者留下最后的美丽
——记西安市奉正源殡仪馆80后入殓师张爱
作者:殷博华 时间:2019-04-12 浏览量:

   “让逝者走得有尊严,让家属无遗憾,是我们工作的要求。”4月4日,工作结束的张爱向记者这样谈入殓师这份工作。今年,是80后的张爱在这个岗位上工作的第9个年头。
  入殓师,又被称为“生命最后尊严的美容师”,他们陪伴逝者的最后一程,让逝者有尊严地开启“新的旅程”。可入殓师又是一个被很多人讳莫如深,甚至闻之色变的职业。西安市奉正源殡仪馆遗体整容组的组长张爱敬业爱岗,为逝者上妆的精湛手艺,2018年被西安市建设交通工会授予十佳服务标兵称号。
                    为生命细致刻画
  西安市奉正源殡仪馆有12名入殓师,每年清明前后,都是张爱和同事们最忙的时候。见到她时,她正在和逝者家属进行沟通。沟通好后,张爱换上工作服,准备开始遗体整容工作,为一位逝者进行告别前的上妆。
  进入整容区之前,逝者通常已在冷藏柜中躺了1到3天时间,冰冷的世界让一切都觉得寒冷无比,停满小推车的长廊格外的寂静。张爱推着遗体慢慢走向整容化妆操作间,一路上她的步伐非常很轻,生怕惊扰到已经“熟睡”的逝者。
  张爱的师傅是省劳动模范、知名殡仪化妆整容专家、国家级职业技能竞赛裁判员杨西正。他说,工作中的张爱,总是非常认真。
  逝者遗体是前一天运来的。化妆前,张爱会让逝者先自然温暖一会儿,再开始工作。在给逝者上妆前,张爱非常恭敬地向逝者鞠了标准的90度躬,这是她对逝者表达的尊敬,也是对生命的尊敬。她用棉花蘸酒精对逝者面部进行消毒清理,刮去了逝者脸上的胡茬,每一个动作都非常仔细。结束后,她开始为逝者打粉底、涂口红、上唇彩……工作中,她不停地换角度进行观察,甚至在距逝者遗体不足十公分处贴近观察,觉得一切合格后,她轻轻地点了点头。
  完整遗容上妆后,张爱轻轻地对逝者脖子周边的每一寸布料上的零星粉末进行刷扫,而后为逝者整理着装、盖上面巾被子。25分钟的工作,张爱为逝者刻画出了最后的尊严与美丽。
  这一切完成后,工作人员将逝者向告别厅推去。临走时,张爱又尊敬地向逝者说了一句,愿您一路走好。
                    让逝者体面离去
  西安市奉正源殡仪馆每天都有不同年龄、不同模样的逝者运来,面对各式各样的逝者,在告别前,张爱都会为逝者“打扮”得非常体面。
  2011年,一具特殊的遗体需要张爱化妆,逝者生前服下大量化学药剂,面部呈现铁青色。由于化学药剂的腐蚀,遗体出现了严重的腐烂现象,体内的各处器官都已被化学药剂烧坏,异物不断从逝者口中冒出。一接到工作,张爱与同事商量了好久,一定要让逝者体面离去。
  期间,张爱花费了大量时间对逝者口中和面部进行了清理,口中有些地方刚清理完,没过多久就会发现新的异物。面对这位逝者,张爱前前后后用了3天的时间不停地的清理和修补,清异物、涂口红、补妆,她每天都会为逝者补妆4次,5次。经过3天的努力,告别仪式时逝者安详地躺在了玻璃棺里,逝者家属非常感谢张爱,一直哭着向她说谢谢。
  2013年,张爱送走了一位20多岁的女孩,张爱为女孩穿上了一条美丽的裙子,女孩走时很漂亮很安静。面对年轻逝者,张爱在化妆时,会选用适合年轻逝者的化妆品,要为女孩画出最精美的妆容。1个多小时,神情严肃的她细致地为女孩上妆,梳头发、涂口红、画眉毛每一个动作她都小心翼翼,反复审查,生怕自己没有画出女孩生前的美丽。
  张爱说,当逝者躺在告别厅时,最好的妆就是告诉家属,逝者并没有去世,只是睡着了。
                    用心感受生命
  张爱在上学时,就学的现代殡葬技术与管理,但是上学时的她对生命并没有太多的感悟。
  刚上班时,张爱看到了一篇采访一位女法医的报道,报道的内容是女法医正在处理一位年轻女孩的遗体,女孩的遗体保存得很好,皮肤还是粉红色。当她看到女法医一看到女孩就哭了时,自己还不太理解这位女法医为何会哭?
  9年的工作,看到了太多生离死别,女法医为何会哭?这个问题的答案,张爱已经慢慢领悟,因为她也会哭。
  2016年,当张爱面对一个2个月大的婴儿时,张爱再一次理解了女法医的伤心。张爱说,孩子长得很漂亮,如果活着现在一定是个可爱的好孩子。看到孩子母亲不愿放开孩子的那一幕时,张爱哭了,哭得非常伤心。那次,张爱平复了好久,她觉得很多人来到这个世界都只是路过。
  张爱的工作,虽然每天都在看生离死别,但是看到年轻生命的凋谢,她就会非常难受,特别是孩子。
  2013年在为那个20多岁的女孩上妆时,张爱又一次流泪了很久。这个女孩比自己还小,还那么年轻,当自己还在为工作而拼搏时,为生活计划时,她却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
  张爱说,入殓师的这份工作让她感受到了生命的意义,她愿用自己的技术,为每一位逝者留下最后的美丽。
本报记者  殷博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