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动者报网 改版上线 同时启用新域名www.ldzbs.cn 当前日期
报社介绍
站内搜索
 
携号转网“坑多多” 合约套路消解政策红利
时间:2019-04-17 浏览量:
  用户期待多年的携号转网终于跨出试点区,年底前将在全国实现。但记者调查发现,落实优惠新政,试点地区已暴露出诸多问题,用户在携号转网过程中一不留神就会掉进各种“坑”里。同时,运营商也颇感委屈,既要面对转网磨合期的种种责难,又要承受留住用户保增长的压力,还因为技术限制和转型磨合等遭遇了一些误解。
              下月复下月 转网要过重重山
  2018年末,携号转网流程得以改进,用户可以提前用短信查询办理资格,减少了跑营业厅的次数,便利实实在在看得见。不少用户欣喜地着手办理,却发现事情远比自己想象的复杂,转网要过重重大山。
  湖北联通用户金女士从去年开始反复尝试携号转网多次,总在大费周章后失望而归。金女士说,自己去年第一次申请时,被告知有每月送话费活动,年底才能结束。今年初再去申请,却又发现有免费赠送的来电显示,不能办理。她跑完营业厅取消后,过了好些天来电未知的日子。
  想到很快就能转网,金女士咬咬牙忍下了,但没想到的是,此后自己再次用短信查询,得知符合转网资格,第二天前去办理时突然凭空多出来了10条优惠彩信包,而且活动期限为两年,自己再次听到了这句已经“耳熟能详”的客服回应:“您只有申请取消,下个月再来试试看了。”
  “下月复下月,下月何其多。”金女士说,越是这样设置障碍,自己想要更换运营商的愿望就越强烈。
  记者调查发现,在携号转网过程中,用户一不留神就会掉进以下几种“坑”中。
  ——在网协议近千年,此生无缘转网权。通过查询转网资格,许多人第一次发现自己原来有这么多在网协议和套餐。云南电信一名用户发现,因为办理了宽带业务,自己与运营商的合约竟然要3000年1月1日才能到期,长达近千年,无法顺利携号转网,觉得好气又好笑。
  ——悄悄塞福利,实为设障碍。一部分用户在申请携号转网后,发现自己的手机莫名多出了一些压根用不着的“优惠套餐”,合约期限还都不短。云南用户郭女士称,自己莫名被赠送了1G全国流量,并且活动期限为6个月,她联系客服申请取消却被拒绝。
  ——运营商玩转话术挽留用户。一部分已经被解决的、可以绕开的问题,常常被运营商客服用作挽留用户的话术。
  ——过渡期忍受多种不便。由于需要取消套餐、合约等,不少用户在携转期间遇到多种不便。天津移动用户小海(化名)称,客服称携号转网办理期间需要把4G网络降为2G,自己使用了一个月的2G网络,“网速太慢,仿佛回到了过去”。
  ——办理成功后变成“二等用户”。目前的技术虽然已经解决了大部分用户转网后不能正常接收验证码的问题,但各大运营商和手机厂商主推的VoLTE高清通话业务,仍然将携号转网用户排除在外,转网用户将无法享受这种接通更快、通话质量更好的语音视频通话。
                运营商吐苦水 转网推广仍待磨合
  用户为了办理携号转网大费周章,与此同时,运营商也纷纷表示自己“心里苦”,不仅面临盈利压力,在携号转网过程中,虽然“猫腻”不少,但运营商也因为技术限制和转型磨合,遭遇了一些误解。
  “携号转网全面推行后,运营商之间的竞争肯定愈加激烈,客户对网络、服务及资费等要求也将越来越高。”某运营商工作人员坦言,“结合国家提速降费的要求,这必然带来很多压力,其中包括用户的流失、资费的调整、服务的提升及网络的优化,都对我们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此外,因为技术限制和转型磨合等遭遇误解,也让运营商颇感委屈。
  据了解,验证码接收不畅,并不完全是运营商不作为所致。专家分析,由于各平台发送验证码的ISP(互联网服务提供商)在发送信息时,往往针对不同的运营商有不同的端口,在携号转网后,服务提供商并不知道号码已经换网,还是会将短信发送到原有的端口,导致无法正常接收。
  独立电信分析师付亮介绍,目前工信部已经成立了统一的码号管理平台,这种问题已基本可以解决。
  一些客户反映的携号转网用户不能开通VoLTE功能问题,也将在一段时间的过渡后成为历史。“运营商也希望所有用户都能正常使用这一全新功能。”付亮说,近期各方正在推进解决这一问题。
  但不可否认的是,一些运营商仍然保有传统经营思维,为用户的转网申请处处使绊。北京邮电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杨学成认为,过去运营商的市场策略始终围绕两个指标打转,一个是“在网时长”,另一个是“ARPU值”(每用户平均收入),这使得一部分运营商在套餐设计中夹带各种“私货”,以便提升每用户平均收入。
  面临压力,有一些运营商在用户申请携号转网后,不仅以客服电话进行挽留,夸大携号转网后可能遇到的问题,进行“威逼利诱”,还会为办理时间设限、减少携号转网办理柜台,想方设法把转网的期限一天天延后。
  “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崛起,传统电信业的套餐藩篱被打破,痴迷于在网时长和ARPU值的市场逻辑终归要被市场淘汰。”杨学成说。
据《经济参考报》